搜索一下,可以快速帮你找到您需要的内容

NBA非洲赛并非只是场比赛为让世界认识而努力www.87739.com

NBA非洲赛并非只是场比赛 为让世界认识而努力 戴高乐 )在本次参加NBA非洲赛的球员中,来自凯尔特人的“二年级生”杰伦·布朗是NBA效力年限最短的一位。而队友们最后时刻给他的任务,就是完成球队的最后一攻,给比赛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。 在通常的NBA比赛中,有这样一条不成文的规矩:那就是如果胜负没有了悬念,那领先的一方就要运球等待时间走光。布朗运球通过半场,正在犹豫最后一攻还打不打的时候,他看到了自己的队友德拉蒙德朝他点头,然后指向篮筐的方向。 这一刻,布朗明白了,此时的再度进攻不是对于对手非洲队的不敬,而是为了球迷、为了非洲的一攻。于是,布朗运球直插篮下,用一个大风车扣篮,最后一次引爆了现场的气氛,也将第二届NBA非洲赛的比分,定格在108比97。但比赛结果已经不再重要,前来参赛的22名球员,让到场的7348名球迷体会到了NBA的精彩。 除了打比赛,两支球队的球员、教练和工作人员此次来到南非,另外一个重要的任务,就是在篮球无疆界的训练营中指导小球员,同时选拔出优秀的苗子。而这场非洲赛,在某种程度上像是一种奖励,更像是一次展示,在NBA纵横驰骋的明星们用自己的表现展示给大众,篮球可以打成何种模样。 作为近年来“走出非洲”的新一代,恩比德上赛季的爆发让人印象深刻。这次他也作为非洲队的一员来到了南非,不过遗憾的是因为伤病,他没法上场打球。不过非洲队中一位优秀的小个子站了出来,他就是奥拉迪波。全场比赛,奥拉迪波出战超过37分钟,25投11中得到了全场最高的28分,外加9个篮板和5次助攻。虽然非洲队最终失利,但奥拉迪波凭借优异的个人表现,捧起了MVP的奖杯,多少给了非洲队一些安慰。 “在更衣室里,我告诉了我的球员们,我很喜欢他们这次的决定,不仅是他们在场上的决定,还有他们回到非洲大陆的这个决定,”非洲队的主教练金特里赛后说,“两支球队的球员们都可以在场上肆意发挥自我,他们都会告诉你这次的体验有多么棒。他们为这里的社区提供了很多的帮助,他们不仅仅在篮球领域做出了自己的影响和贡献。” 所以,相比千里迢迢来非洲打一场比赛,在这里播种下理念或许更为重要。在当地一个村子里,前来参加比赛的球员们亲手为孩子们建造了一座室外的篮球场。而从奥拉迪波的角度来看,球场落成的那一刻,他比赢下MVP还要激动。 “在我心里,孩子们总是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。来到这里,看到他们因为我们的努力而变得很快乐,这让我永远难以忘怀,”奥拉迪波说,“所以能来这里真是太好了,我的父母都来自尼日利亚,而这是我第一次在非洲大地上做了些难以忘怀的事情。” 不管是对于NBA还是对于非洲大陆来说,NBA非洲赛所代表的意义,远远不是一场普通的比赛。“这片大陆上有太多有天赋的人,NBA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”非洲队的对手罗尔·邓说,“我们来到这里远不只是打一场比赛那么简单,而是到了让世界其他地方的人认识这里的时候了。” 两位前辈大叔的坚守 戴高乐 )作为上世纪NBA“中锋时代”的亲历者和见证者,奥拉朱旺和穆托姆博都拥有传奇的职业生涯,同时也拥有一个共同的背景身份——从非洲走出的球员。奥拉朱旺出生于尼日利亚,而穆托姆博则来自刚果共和国。虽然两位大叔都已经离开了赛场,可他们一直都没忘记用自己的影响力来帮助家乡发展。而如今的非洲赛,成为了两位大叔实现自己坚守的最佳窗口。 两年前,也是在南非的约翰内斯堡,NBA非洲赛第一次鸣锣开战,那场比赛中,奥拉朱旺穿着当年自己在火箭效力时的34号球衣,而穆托姆博则穿着掘金队55号的复古战袍,一起代表非洲队出战。两年后的今天,两位大叔选择把赛场上的焦点留给更多的年轻人,而他们则在幕后做出更多贡献。 “我算是打通了从尼日利亚前往美国的一条道路,现在所有大学的教练都会在全世界范围内寻找人才,而非洲是他们重点搜寻的区域,”奥拉朱旺说,“因为这里有很多像当年的我和穆托姆博那样天赋异禀的人才。” 正如“大梦”所说,他和穆大叔为代表的第一批“走出非洲”的球员,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如今非洲球员的“开路先锋”。“对我来说,一切就像梦中注定,回头看看的话,人们会说这就像是一个童话一般,因为那是如此的不真实,”奥拉朱旺回首当年时说,“而现在很多正在NBA效力的非洲球员,你看看他们的故事,其实都挺相似的。他们读了我的故事,然后受到了鼓励,之后的一切才变成可能。同时人们也意识到,非洲的篮球人才非常多,所以现在从高中到大学,人才搜寻的体系已经相当完备,全球都成为了一个整体。” 对于现在很多的非洲少年,打篮球成为了一个能够改变自身命运的机会。如果能够被球探看中,他们就有机会前往美国去读高中和大学,如果能够继续提高自己的球技,那么连进入NBA都是有可能的。哪怕最终不能进入世界篮球的最高舞台,那在美国学到的东西,也会让他们受用终生,足以改变他们自己的命运。 NBA非洲赛开始前的一周,穆托姆博就跟众多的NBA球员来到南非,并举办了篮球训练营。对于很多当地的孩子来说,这里就是他们开始梦想的第一步。“就我个人来说,我去年收养了一个孩子,”穆托姆博说,“他来自刚果,身高达到了7英尺7英寸 约2.31米),才17岁。他在 2016年的)训练营里表现非常好,不过没有达到他应有的水准。我看看我自己,对我自己说:‘我过去也是如此。’所以我希望给那个孩子一个机会,因为很多人也给过我机会。所以我带他上了飞机,去了美国,送他进学校,养育着他。我们给他一切,他要去马里兰州的一所私立学校,我以他为荣。希望他明年能够进入乔治城大学 穆托姆博母校)。” 这个孩子因为穆托姆博而改变了命运,现在他也在高中展现出了篮球天赋。而穆大叔也期待着这个孩子能够参加NBA组织的训练营,就像当年他和奥拉朱旺那样,展现非洲球员的风采。 索夫洛萨等待了两年 ( 戴高乐 ) 两年前,索夫洛萨本来可以成为历史的一部分,成为第一届NBA非洲赛的参赛者之一。当时,因为2015年4月在纽约遭遇警察逮捕时受伤,腿部骨折,所以8月份开战的非洲赛,索夫洛萨只能成为看客。 “我对待这项赛事非常严肃,”索夫洛萨说,“上次我没能参加。实话跟你说,如果我们能够取胜,那我会很开心,因为当时我正在从伤病中恢复,很不幸我没能参赛。我很高兴的是那些都已经过去了,对我而言,胜利是医治一切的良药。现在我的身体感觉很好,我依旧可以打球。能够找到我的根是很重要的体验,我所追求的也就是这些。” 索夫洛萨1984年出生在瑞士。他的父亲帕特里克·索夫洛萨是一位南非音乐家,而他的母亲克里斯蒂娜·索夫洛萨则是一位瑞士艺术家。两人在南非相识和相爱,不过却经历了种种磨难,因为他的父亲是黑人,而他的母亲是白人。在当时南非的种族隔离大环境下,索夫洛萨的父母根本不能一起出现在公开场合。而两人结婚后,帕特里克·索夫洛萨还曾因此被捕入狱。 这样的环境,让索夫洛萨的父母在大儿子出生后选择了离开,因为他们觉得这样的环境实在不利于孩子的成长。就这样,索夫洛萨在瑞士出生,可是非洲在他的心中一直占据着重要的地位。“我第一次回来是17岁那年,从那之后我几乎年年都来,”索夫洛萨聊起自己的家乡南非时说,“对我父母来说当时很艰难,他们跟我们讲了很多故事,我爸爸因为跟一位白人女性在一起就被投入监狱。所以我大哥出生他们就必须离开,因为在这样的环境下养一个混血的孩子几乎是不可能的。” 虽然这里曾经给父母留下过种种创伤,但如今的南非和整个非洲,已经基本告别了那样的过去。索夫洛萨也很乐于接受南非这个故乡,这第二次的非洲赛,他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非洲队的一员,并且首发登场。 “我是NBA唯一的南非球员,所以我算是代表,”索夫洛萨说,“虽然我从小不是在南非成长起来,不过我身上依旧有很多的南非元素。我爸爸来自这里,我们与南非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。” 所以能够在家乡父老面前打球,索夫洛萨也是非常兴奋。“不上场时我会为非洲队摇旗呐喊,”索夫洛萨在赛前说,“而上了赛场,我们则会拼尽全力,将所有本事展现给我们这片大陆上的球迷们看看,让他们知道,哪里都不如家乡好。” 于是,在8月5日的比赛中,索夫洛萨打得很兴奋,全场9投4中得到了13分,还抢下了7个篮板。但遗憾的是,索夫洛萨没能和非洲队的队友们在“主场”拿下胜利。不过在他看来,在非洲宣传和推广篮球才是最重要的事情。“篮球在这里并不是一项国民运动,我觉得在瑞士也是如此,”索夫洛萨说,“他们更多地喜欢足球和其他运动。不过像这次非洲赛这样的活动,不管对于南非人还是所有非洲人来说,都是对篮球极大的推动。” 以上内容来自 体坛周报 免责 :腾讯体育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

发表留言

你的隐私不会对外公开,请放心留言*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代码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